企鹅家族神秘成员 很少有人见过

摄影1043浏览

皇家企鹅,在企鹅大家庭里一定是一个另类的存在,头戴“金冠”,却长着一张白净的面孔,金发随风飘扬,文艺范儿十足,麦夸里岛就是它们的王国。


 麦夸里岛坐标:54°29'S, 158°56'E

 本文的主角是皇家企鹅(Royal Penguin),从名字上看,应该和帝企鹅(Emperor Penguin)、王企鹅(King Penguin)是一伙的,其实它是冠企鹅家族的成员。皇家企鹅只在麦夸里岛上繁殖,迄今人们对于这种企鹅的生活尚存诸多未解之谜。


 皇家企鹅的发型很酷,它们有着和马克罗尼企鹅一样的“金冠”,然而,却是个“白脸”,下图可以看出它们之间的区别。据说线粒体和细胞核的DNA证据表明,马可罗尼企鹅是1500万年前从与他亲缘关系最近的皇家企鹅分支出来。



麦夸里岛上,一群皇家企鹅正聚集在栖息地上换羽,现场乱七八糟,看得人心烦意乱。九月下旬,雄性皇家企鹅便上岸了,开始寻觅理想的巢穴,繁殖季它们的脾气都很暴躁,为了争夺一个最佳位置极具攻击性。雌性则要等到十月才姗姗来迟,雄性皇家企鹅的个头比雌性大。求偶时肢体动作和叫声都很丰富,一岁便性成熟。



皇家企鹅筑巢的材料主要是沙石和杂草,通常产下两个蛋,第一枚很小,重量只有第二枚的 61%-64%,由于被弃,这枚蛋经常会被贼鸥等吃掉或者毁坏。企鹅夫妇全力孵化第二个蛋,这样做的原因不明。孵化期35天左右,小企鹅破壳而出。通常由公企鹅负责照看初生的小企鹅,母企鹅外出觅食,大约十天后,它们再轮换角色。小企鹅长成需要70天左右,褪去绒毛换上新羽后,便可以下海觅食了。它们的食物主要是磷虾、鱼和乌贼。



三百万只皇家企鹅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山坡上的栖息地同样挤满了换羽的企鹅,一眼望过去,壮观的很。我注意到一只巨鸌大摇大摆从皇家企鹅面前走过,骄傲地巡视着自己的领地。皇家企鹅们挤在一起,警惕地注视它的一举一动,作为不共戴天的“仇敌”,企鹅们只能凭借数量自保。



海边,皇家企鹅摇摇摆摆跟在老大哥王企鹅的身后下海,不少是亚成鸟,头顶的冠羽尚未发育完全,脸上还有部分黑色。它们终年在附近的海域里捕食,只有繁殖和换羽期才上岸。



看起来野生动物们在岛上的日子不错。然而,两百多年前,麦夸里岛却经历了一场珍稀物种的灭顶之灾。1810年7月11日,坚忍号的船员们初次发现麦夸里岛,之后的10年里,捕鲸船涌入,人类共捕杀了19万多头海豹并导致其中一种灭绝。在1860年 - 1873年停止捕杀活动之前,海豹数量锐减了70%。1889年人们的兴趣又转向了王企鹅。当王企鹅所剩无几时,皇家企鹅则成为下一个目标。1919年猎杀海豹和企鹅获其皮脂的活动才终被禁止。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船只很不幸将老鼠到上了岛,很快便遍布全岛。后来为了灭鼠,引进的猫又泛滥成灾。1870年一个喜欢兔子肉的猎人将这种繁殖能力超强的动物带上岛,最后的结果是短短几十年里,生境遭到严重破坏,鸟类数量大减。1933年麦夸里岛成为保护区之后,澳洲的科学家开始研究如何消灭大陆上的兔子。这场“战役”打了八十年,2013,澳洲政府终于宣布岛上没有发现任何一只啮齿类或兔子。



这只是千百年来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发生的无数悲剧之一,好在人类纠正错误还不算晚,麦夸里岛算是安全了,亚南极的一些岛屿上的物种保卫战还在进行中,祝它们好运!



[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为车多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车多立场。如有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车多APP
扫码下载车多APP
车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