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在天堂,身在地狱的塔莎古道

营地900浏览

塔莎古道是一条至今都很少人敢走的南疆密境。大约在一千多年前,玄奘法师穿越帕米尔高原回到大唐的东归之路。

大约一千多年前,玄奘取经东归、穿越帕米尔高原回到大唐时,走的正是我们如今要穿越的塔莎古道。

玄奘法师曾这样描述这条古道:“东下葱岭东冈,登危岭越洞谷;溪径险阻风雪相继,行八百余里出葱岭至乌铩国。”

千年之后的塔莎古道,模样似乎都没怎么变过。它伫立在昆仑山的陡壁与叶尔羌河湍急的水流中,依然是从莎车穿越帕米尔高原前往中亚的重要通道。

塔莎古道被誉为世外桃源,既有人间仙境,又有荒无人烟。真的是“身体下地狱,眼睛上天堂”。

走过这条古道的“草原900”大咖说到:塔莎古道的有些路段比丙察察更险峻,风景比丙察察更美,因为在回看自己相机的的照片时候,同样感到震撼。

在这种山石随滚落的环境下,修路人几乎都是在拿性命冒险;崖下河水,深切河谷,碧蓝如同翡翠。

这条砂石路沿着叶尔羌河蜿蜒前行,时而宽阔,时而逼仄。千年古道演绎至今方成今日这般模样,很难想象玄奘是如何以人畜之力从这里穿越到莎车古国。

塔莎古道的险峻,在于极为脆弱的地质环境。一侧是巨大的岩体,一侧是湍急的洪流,沿途不时可见修路事故,挖掘机被冲进了水里已报废。在这里,修路人每日劳作,几乎都是在拿性命冒险。

塔莎古道上,有美丽的塔什库尔干河、叶尔羌河相依相伴,它同一条跳跃的蓝丝带,滋养出了无数美丽的杏花村,河对面,有不少小小的村落,要通过吊桥进入。

得益于群山的隔障和道阻艰险,塔莎古道成了避世隐居的一块儿宜人宝地。时至今日,很多人依旧一辈子待在这深谷里,过着自给自足、远离纷扰的日子。

既不出国又不走想回头路,那就向东沿着塔什库尔干河进入千古流传的塔莎古道,这是一条媲美丙察察线的千年峡谷道,唐朝玄奘东归,时值冬季,他没有选择翻过苏巴什达坂沿着现代的国道,而是选择塔莎古道,来到当时的乌铩国(现在的莎车县)。

值得一提的是,塔莎古道,因为水库的修建,面临淹没的命运,明年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如果今年不去,以后就再也走不了这条路了。

塔莎古道是一片非常特殊的土地。每走进它一次,就会被它治愈一次:在这里,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动人而特别的风景,更是人与人之间,最初相识的良善与感动。
 

[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为车多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车多立场。如有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车多APP
扫码下载车多APP
车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