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武功山,人间值得这一回

营地2725浏览

北太白南武功,中国非著名十大山峰之一的武功山是每一位户外爱好者一定不能错过的。

在暴风雨中徒步武功山,是一段极其难忘和值得回味的经历。

时间:

6月22日—23日,两天

徒步线路:

龙山村—发云界—绝望坡—吊马桩—景区

6月21日:各地——萍乡

尽管大家都十分清楚地知道徒步这两天天气预报是连续性的大暴雨,还是没有选择爽约,齐聚萍乡。

正如麻烦所说:无关地方,无关天气,只要是我们这群人一起相聚,心情就好,其他都无所谓的。

6月22日:龙山村——发云界

早上六点,起床,打理好背包,然后乘车到达二中对面的餐馆,吃地道的萍乡炒粉,大家都吃的很满足。

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心里一直担心着大暴雨的来临,希望天气预报不会是真的。

对于徒步者来说,能不能出发,一路能否顺利,天气是一条准绳。

在大自然面前,那些浪漫主义式的情怀都是生存现实的附属品,在成就感到来之前,无力感始终占据着上风,不断蔓延。

这样的感受,一路同行过数回的我们都曾经历过,知道不好的天气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到达龙山村后,我们先进行简易的修整。

还未出发,已是烟雨蒙蒙,不得已,只好先穿好雨衣。

身体似乎还未苏醒,还处于慵懒状态,磨磨蹭蹭地拿出登山杖,慢悠悠才迈开脚步。

徒步起点一开始就是一座小山坡,沿着弯曲的小道,折绕而上。

绕过一个小山头后,雨渐下渐大,原本没计划穿雨衣的队友见情势不妙,便在树荫下开始迅速穿戴雨衣。

麻烦一边走着,一边半开玩笑地提出建议:要不撤吧,回水灵家嗑嗑瓜子看看电视聊聊天算了。

超越大哥很是配合地应答:我看可以!

但又总觉得,徒步登山才是真乐趣,不断地找虐才是大家一致的追求。

于是,脚步不曾停下,还是很坚定地往前走着,尽管雨越下越大。

壮实的向前徒步起来就犹如他说话的语速一般,转眼就看不到他的身影。

在这之前,时常听他说完话,都是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已跳转到下一个话题。

穿雨衣徒步,尤其夏季,在这样的暴雨中,并不是那么舒适。

我们沿着山间小道继续攀爬着,也一直寻找着合适的休息点。

小孩子总是比较容易知足而乐的,他们的快乐和幸福也总是会很直接地进行表露,自然,而简单。

雨,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每经过休息亭的时候,都会挤满避雨和停歇的徒步登山者。

近中午,天色骤变阴沉,隐隐地像是要有闪电来袭,雨,也越来越密集,周边青翠的树林被雨水和雾气笼罩,愈发模糊。

脚下的路早已泥泞不堪,小道上不停地流淌着雨水,我们的裤脚和鞋子也早已脏的不成样。

果不其然,一阵闪电过后,雨势来的更加凶猛,像是一头怒吼你的狮子,沁凉的雨水猛烈来袭,我们一时之间也无处可躲,落汤鸡一般,狼狈地徒步山间。

大雨中还夹着风,风一阵紧似一阵,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像是一道银帘挂在空中,随风而动,东飘西打,无情地席卷着整个山林,雨水哗哗地在山间肆意流淌……

一边无可奈何地走着,一边希望能尽快到达客栈。

好不容易,终于途经一家客栈,我们毫不犹豫地进去客栈避避雨。

暴雨中的武功山

我们围坐一桌,彼此间说话的声音都会时而被暴雨狂打的声音盖住,完全听不清。

于是,我们只好静听雨声,慢慢等待。

好些徒友进来避雨,修整完又冒着大雨继续赶路,看着一拨又一拨的人群,狼狈地进进出出,也是很感慨。

还好,我们都没有想过要去征服自然完成挑战,随心随性罢了,也就不想着要赶时间去赶路。

尽管身体不那么情愿,还是听从了建议,穿戴好雨衣,我们也走出客栈,走入雨中,走入山林。

被暴雨浇灌着的山间小道早已汇聚成河,我们趟水而过,鞋子也就无可避免地完全湿透,在泥水中寻找着身体的平衡,眼睛紧紧盯着脚下,小心翼翼地踩稳每一步。

背包在雨水的渗透下,变得更加沉重,有一种想要甩掉的欲望,却也无可奈何。

大概直到下午五点多,我们终于抵达客栈,决定入住。

雨,也终于停歇了。

外面的发云界一片清新,层层峦峦的山相连,葱翠至极,盘绕着云雾,恍如仙境。

6月23日:发云界——绝望坡——吊马桩——景区门口

早上,大概五点左右,就听见隔壁房间的向前大声说:“哇,有云海!快起来看云海!”

我和娟子都从睡袋中钻出,先打开窗户,瞄了一眼外边的发云界。

天还没有很亮,青翠的高山草甸上,弥漫着一重又一重的白色云雾,厚薄不等,像是波浪一般层层涌起,缓缓流淌于山峦间。

这种美,介于朦胧和清晰之间,飘逸、洒脱,很自在,不由得让我们都完全没有了睡意,赶紧起床冲出屋外去赏景。

云雾在山间徘徊,青翠的草甸时而清晰至极,时而朦胧不止,目光所及的风景就像是一幅流动的油画,不断变幻着,有点应接不暇。

虽没有看到浓厚的云海,但内心已很知足。

向前、麻烦、老麦和小麦由于下午要赶车回上海,在拍完合照后就先我们一步出发了。

虽每次相聚都很短暂,但一见面就很亲切,我们也都习惯这样的告别,也清楚地知道还会有下一次的户外相聚。

相互道完平安后,他们四人开始朝绝望坡的方向走去,我们望着他们的背影,渐渐地远去。

吃完早饭,趁着天气还不错,不冷不热,也没下雨,我们也开始了今天的徒步。

没有了90后的向前在前方带路,我们瞬间也没了方向感,刚翻过一座小山,看到岔路口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好在武功山也从来不缺徒步队伍,途经一个来自广东的徒步团队,我们便紧跟着他们的脚步,往前走着。

漫漫山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好在一路上小汤圆和小超越总是冷不丁地给我们带来无限欢乐。

殊不知,我们也是会觉得累的,只是爬的山徒的步多了,也就觉得:累,不过是常态,不值当抱怨而已。

白雾弥漫地越发浓厚,一重又一重地袭来,湿润着我们的脸庞,感觉像是下起了小雨。

渐渐地,也就真的飘起了细细的小雨,我们停下来,穿好雨衣,继续向前。

脚下的路也越发泥泞,只好更加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

不知不觉间,听见超越说:到绝望坡了!

爬完绝望坡,将会是一路平坦,不再有太大的山头了。也就意味着,绝望坡是我们今天徒步最大的难点。

绝望坡是一大段长而陡的山脊路,海拔从130米至1710米,垂直落差达350米,最陡的位置坡度接近70度,也是从金顶穿越到羊狮幕或明月山的必经路段。

随着海拔的升高,雨越来越小,但也似乎更绵密,有些分不清落在身上的究竟是雨还是山间的雾气了,反正雨衣在爬陡坡时已成为了障碍,总是打脚,而且身体被闷在里边业绩不舒服,索性脱下雨衣。

正在攀爬绝望坡的徒步登山者还是挺多的,有不少都是团建活动,熙熙攘攘地,还算热闹。

我们一路沿着别人的足迹,不断地上山下山,穿梭在起起伏伏的山间。

很早以前,我会以为在徒步登山的过程中大脑会放空一切,像修行一样,通过身体超越平日负荷的运动,让精神和心灵得到完全的放松。

但还是得走出这片山野,完全没有退路,只能想办法前行,不停地前行。

绝望坡被称为是穿越武功山难度最大的地方,当每到一处难以攀登的山坡,都以为是最后一个坡顶时,会发现前面还有更难更高的山坡,一坡更比一坡绝望。

当我们穿越完绝望坡时,看到了一片平坦的黄土地,周边是大片绿色的山脊草甸,云雾弥漫,连绵的山尖若隐若现,清凉的山风不时地吹过身旁,惬意至极。

下了山,乘车回到家中,我们都迅速脱去湿透的鞋子,然后舒服地洗了个热水澡,瞬间感受到人生的美好和幸福。
 

[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为车多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车多立场。如有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车多APP
扫码下载车多APP
车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