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营地:天上瑶池,人间瑶里,千年的古镇,梦中的故乡

营地2153浏览

黄山、庐山、三清山和西递宏村四大世界文化遗产的中心,有一座千年的古镇,它位于瓷都景德镇,是景德镇陶瓷发源地之一;

它位于“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的浮梁县,是浮梁茶的产地;它被原始森林环绕,森林覆盖率高达94%,它就是瑶里。

天上瑶池,人间瑶里。只是单听名字,便已经能够想象它的美。瑶里古称“窑里”,顾名思义,这个名字跟陶瓷息息相关,远在唐代中叶,这里就有生产陶瓷的手工作坊。

后因烧出来的瓷器“白如玉”,改名为“瑶里”。瑶里是“瓷之源”,同时,也有“茶之乡”,“林之海”之称。

然而,相对于这些颇具广告意味的称号,我更喜欢代表瑶里的绿、古、红。

绿色瑶里,原始森林

绿色是瑶里的底色。94%的森林覆盖率,也意味着94%原始的、纯粹的绿色。原始森林封山育林600多年,初现人间,为这座古镇,更添神秘。

2005年12月,江西瑶里国家森林公园由国家林业局批准成立。公园内森林茂密,气候湿润,物种多样,植被完整,从阔叶林到针叶林,从藤蔓乔木到花草灌木;

层次分明,是一座天然的植物园。区内共有木本植物95科、256属、647种,国家珍贵植物8种,省级保护植物15种;



主要树种有红豆杉、白玉兰、樟树、香榧等,胸径多为40-60cm,最大的超过200cm,公园境内登记在册树龄百年以上的古树81株。

百岁年龄的银杏依旧枝繁叶茂,苍劲挺拔;古书记载“江西无榧”的香榧,在虎头山下分布成片。

然而,我最爱的,还是南方红豆杉。这一次,走进江西,抵达瑶里时,正值暴雨,河水已经变得浑浊,急急的流淌,为了安全,森林公园即将暂时关闭,等候雨停。

而我们,撑着雨伞,走进原始森林内短短的一段,看一眼红豆杉才舍得离去。



其实,又何尝不想真正的走进,去原始森林认识珍贵的植物,邂逅多样的动物;

在南山瀑布前瞻仰悬空玉带,感叹自然的神奇。只是天公不作美,不得不离去。

古色瑶里,千年古镇

古色是瑶里的底蕴。2000余岁的瑶里,从历史的风雨中走来,坎坷,却也坚定。

五岳朝天、四水归堂,雨中的瑶里,古老、朦胧,像是回到了明清年间,只是,街道旧了,房子老了。

瑶里的建筑多是明清遗存,瑶里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西汉末年来此定居的刘氏。

唐代中叶,瑶里境内已有生产陶瓷的手工作坊,境内盛产制瓷原料,高岭土。宋元明三朝,是瑶里陶瓷业鼎盛发展。



明代之后,景德镇成为瓷业中心,瑶里的制瓷业逐渐衰落,成为单纯的原材料产地。

清代,高岭土采掘殆尽,瑶里与瓷相关的产业渐渐没落。唐代便已经闻名的茶叶逐渐成为瑶里的支柱产业。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浮梁茶早在唐时就已经出现在著名诗人白居易的诗中,名扬天下。

作为浮梁县重要茶叶基地的瑶里,虽一直被瓷的光芒掩盖,茶香千年,却从未淡去。

然而,如今我们所能见到古色古香的瑶里,得益于一条古道。

随着古饶州至古徽州边界大道的开通,瑶里因位居古徽州大道重要节点面发展成为古代浮梁、休宁、祁门等县往来群众的重要聚散地。

明清商业街、宗祠、进士第、大夫第、翰林第、狮冈胜览……瑶里这些说得上来的遗存,都是典型的徽派建筑。

这里的建筑没有传统的徽州古村落那般气派与精致,却独有一种自然安详的气质,使得他依旧原始生态,随着时光老去,却如老酒一般,老而弥坚,愈久弥香。

红色瑶里,革命圣地

红色是瑶里的精神。近代,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瑶里是皖赣红军游击队活动的重要区域。
 

1938年由陈毅主持的新四军抗日动员大会的会址,程氏宗祠,依旧是80年前的模样,100平米左右的大厅,几条长凳,简陋,却激昂。

曾经,陈毅就是在这里宣传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星星之火,终于燎原。

因为暴雨,没能一一走进瑶里的古民居,却特意来到了敬义堂。敬义堂建于清嘉庆年间,乍一看,跟周边建筑没有太多不一样,却是陈毅两次来瑶里时工作生活的地方。

后来,成了新四军驻瑶里留守处。

如今的陈毅旧居已经成为展览室,成为瑶里的红色讲堂,诉说着瑶里改编的种种曲折进程,陈列着陈毅驻瑶里时的物品。

那一件件印刻着时光痕迹的革命遗物,讲述着瑶里的红色故事,不眠不休。



 

内容来源:乐途旅游网


[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为车多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车多立场。如有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车多APP
扫码下载车多APP
车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