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江南秘境,根根石柱揭秘古扬州海上传奇

营地9736浏览

在江苏省仪征市区以北13公里处,村民在采掘砂石的过程中,从原本平凡无奇的森林中陆续挖出许许多多的条状石块。



随着挖掘的深入、植被的剔除,条状石块暴露的越来越多,犹如参天石柱鳞次栉比地耸立着,村民将此地称为“石柱山”。

其实,这座“石柱山”原本有个动人的传说。夸娥氏的儿子肩负雄山十分艰辛,但因自己助人为乐之举高兴不已,将前面的一座山用手掌捺了一下。

这一捺竟使肩头的两座山从天上掉落下来,一阵地动山摇之后,人们发现其中一座山中间低两头高,石头上依稀还能看见大力神的手指印,于是将这座山称之为“捺山”。



曾经的沧海桑田随着岁月而湮没,终于在这样的因缘下重见天日。


这些条状石块曾是淹没在水底的火山石,它见证了大自然罕见的一段“水火相融”的奇迹,不仅成了江苏唯一的一处火山地质奇观,在国内也是十分罕见。

是什么样的水能将如此规模的火山爆发冷却呢?在推究捺山来由之时,也揭开了古扬州一段少有认知的海上历史这也印证了许多古人遗留下,现代人无法解答的诗句和考古发现——扬州地区在历史上曾经是一片汪洋。



开元十四年,李白都置身扬州,做下五言律诗《广陵赠别》中写道“天边看渌水,海上见青山。”

有人以为,扬州地处江苏腹地,并不靠海,也没有十分广阔的水域,故而此诗颈联“天边看渌水,海上见青山”一句当是诗人的想象,而非眼前实景。


从今文昌阁前又有一古河道,宽约15米,此河道之西30米处发现唐代沉船二艘。在现扬州城南施桥也曾出土唐代沉船,残长24米,残宽4.3米,船内深1.3米。

就这个沉船残迹尺寸之大看来,不似普通江船,而应是一条海船,而扬州曾经是长江的入海口。

无数例证都在诉说一个历史真相:扬州原本是临海的。正是这种滨江近海的地理位置,使得扬州在唐代对外的海上交通中同样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东出长江口,向东可与日本通航。



向南经明州(今泉州)、广州,可与大食(阿拉伯帝国)、波斯等西亚各国通航;唐朝出使国外的船只也大都从扬州下海,如鉴真和尚受日僧邀请六次东渡日本,其中有三次就是从扬州启航的。

但现在的扬州已经看不到“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涌潮了,千百年来物换星移、沧海桑田,长江口地形改变后,在唐朝中期,扬州的广陵就没有涛只有潮了。

而仪征捺山在1000万年前都是陆地和大海相接的沿海地带,和长江入海口的交汇点,曾经过着白鸥翔集、海浪声声的悠闲日子。

大自然曾经在这里演绎了一场场沧海桑田的变换。火山喷出滚烫的岩浆涌入海洋,冷却成棱状,堆起一百四十多米高的小山,石柱结理深达地底。

扬州这块江海之间的狭长地带,还没有人类时,受海洋和沼泽统领,火山活动却在捺山留下了印记。

水与火、山与海,走到今天的捺山,仿佛可以看见当年江流奔涌,海浪声声,水与火的撞击与交集。


 

【声明】本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为车多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车多立场,如有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精彩评论

  • 奔腾野马

    扬州好在“烟花三月”,别的倒是很少听说过。


扫码下载车多APP查看更多评论

车多APP
扫码下载车多APP
车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