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们在藏北画了个圈」(二)累并快乐着

越野246浏览


“不一定是挑战,也不一定是极限,有些经历也是刻骨铭心的。”
 

​​“为啥还不发游记啊?弟兄们等着看呢。”面对虫子关切的询问,我不禁哑然。从刘总开始,已经不下10个兄弟在问了。
 

羌塘的确是一个热门话题,尤其是朋友圈刚刚有人归来。出于对未知世界的神秘感,使得人人都想尽快打开这扇大门。


回来快一周时间了。可是身体和思想依然在延续着羌塘时候的疲惫。很累!

对于习惯于日常开车的我,这次似乎对于开车产生了极大的抵触,疲惫到再也不想碰方向盘。


4月8日出发,至5月6日返回,29个日夜。从东海之滨一路西行,直到在那片雪域高原画了一个圆圈,全程1万2千多公里。

 

喜欢自驾,便有了一个雪域高原的梦,心里总会装着那片风景。

那里有卓玛的蓝天、触手可及的白云,连绵不绝的雪山和时时相伴的湖泊。

每每出行都会自最东部的海边出发,一路经过西安、西宁亦或是成都,心里总是在羡慕居于内陆地区的人们,出门便可以踏上云端。

要知道从海边到达川藏、青藏、滇藏等任何一条进藏道路的起点,来回要多花一个星期的时间。

 


疲惫,时间是原因之一,1万2千多公里,每天在途中。
 

这次我们选择了川藏线进,青藏线出。这是一条常规的不能再常规的线路,也是大多数自驾游人们的首选,风景、路况皆适宜,时间上也是最快捷的。

与多数人拉萨为终点的行程不同,川进青出只是我们整个行程的的一段,我们的方向是拉萨往西。实际上,拉萨才是我们西行的一个阶段性起点。

 

川藏线、青藏线良好的路况和不断修建的隧道、桥梁,使得从成都到拉萨、拉萨到西宁越发容易和简单,多年的建设和发展使得沿途的食宿条件在不断的趋于完善,在整个行程中,川藏线和青藏线可以说是条件最好的一段路途。
 


西藏的高海拔对于出行的人们影响是不小的,川进青出是人们能够较快适应海拔变化的首选线路,多数人们对于缓慢变化的海拔都会慢慢适应。我们此行大多数人的高反并不严重,自低海拔慢慢适应是起到了关键作用。
 

羌塘,对于越野爱好者而言,无疑是一处圣地。它的地位,堪称无人区的喜马拉雅。对于羌塘的关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关于路线也是参考了一些网上的经典帖子。

目前已知的几个穿越羌塘的车队走过的多为北北线(N35),也就是说沿着横亘在新疆和西藏的昆仑山脉南麓东西穿行。

自最西边的松西乡开始东西穿越到多格仁错强错,然后再北上或南下,从难度和强度来看,这无疑是穿越的极限。4月中下旬,北羌塘的高原冻土已经开始出现融化的迹象,如果再走这条线路,显然是不适合的。

 


羌塘之大,充满着变化与未知。一条能够保障车队顺利前行且具有多样性和挑战性的安全线路是首选。基于此,在车队领队鲨鱼的策划和周密安排下,羌塘大环线应运而生。

羌塘大环线,指的是自G219的桑桑镇(昂仁县)开始,沿着S205一路向北行,经过尼玛到双湖,这是整个环线的第一阶段,南向北穿越。

自双湖开始向西穿越,一路行经嘎措乡、措折强玛乡、古姆乡,抵达盐湖乡,这条东西线基本上是环绕着北纬33度线西行,为环线的第二阶段。

自盐湖乡折向南行,经雄巴乡、亚热,翻越冈底斯山脉,抵达位于G219线南侧的玛旁雍错,完成环线的第三阶段穿越。

最后,自玛旁雍错沿G219东行至桑桑镇,至此,羌塘大环线全部完成。

 


4月的羌塘,虽然午后的阳光使人感觉到些许暖意,但旷野的风很大,气候依然寒冷。

夜间气温接近零下20度,寒风中时常会飘起雪花。

自桑桑镇向北,所谓的省道变成了车辙路、土石路,并且时常的走着走着车辙路便没了影,剩下的只能根据GPS和人为的判断确认方位和方向,直至返回玛旁雍错时,才会重返油路。

 


疲惫,路况是原因之二,3000公里大环线,一路颠簸。

翻越群山、驰骋旷野,车辙路、碎石路、尘土路,时而纵横交织、时而踪影皆无,驱车其中,几个小时是乐趣,几天是穿越,10几天便是噩梦。

行走在N33,经常是车外尘土飞扬,车内烟尘弥漫。连日的颠簸在拆散机械的同时,也在击打着你的身体,并且在不断的折磨着你的意志,路途的艰辛会导致两种结果,疯狂或者崩溃。

 


路不断的被抛向身后,景色不断的被收入眼帘。

羌塘高地梦幻般的景象是唯一的安慰。

总是期待着更多的梦境出现在眼前,总是将更烂的路踏于脚下。

人总有期待,就像我们的人生,期待更多美好的出现,这也许就是前行的动力。

毅力,存在于我们的血脉中。我们都相信,坚持总会有收获。

 


这次穿越的强度之大,恐怕少有先例。3000公里12天非铺装路面连续穿越,带给我们的是磨砺与心悸。

曾经自驾去过很多地方,单人驾车到过西藏基隆、单人驾车穿行在柴达木盆地、单人驾车游走香格里拉大环线、单车走遍内蒙,一直到这次的单人几无替补自驾羌塘之行,似乎累了。

人的精力总是有个临界点,“精疲力尽”在这次穿越中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归来的这几天里,脑海里时常浮现出很多、很多的景象。。。加错家的孩子们,文布乡的毁车惊魂,双湖的梦魇呢喃,冈塘错的狂风雪夜,古姆乡的奇异梦境,冈底斯的昏黄余晖,玛旁雍错的暖暖火炉,一幕幕不停的闪过。
 


寒冷、高反、疲劳、坏车以及风雪的袭击,经历了各种悲与喜……这趟旅程的点点滴滴注定将深深的烙印在我心中。

几次走过千里川藏线,每每感受不同,期待下一次再出发!


 

内容来源:越野V视界-尹兵

[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为车多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车多立场。如有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车多APP
扫码下载车多APP
车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